日本百名山/ 知易行难的盟主之道 ⋯ 奥穂高岳!

怀抱着登顶枪岳的雀跃心情,加上感冒初癒的赏刃大哥电力满格,气象预报说会持续艳阳好几日~~我们展开了新目标⋯奥穂高岳!「穂高连峰」是由「奥穂高岳、涸沢岳、北穂高岳、前穂高岳、西穂高岳」组合而成的连峰。再加上枪岳,就是大家熟知的「枪穂连峰」了!主峰奥穂高岳(3190m)是飞驒山脉最高峰,也是日本第三高峰。有「北阿尔卑斯盟主」的尊称。光听这称号就知道有多威风!首席说天气好可以试试,但考量雪季从枪岳走稜线太危险,只好来个「拚体力V型纵走」⋯从枪岳先下降1200m回到横尾,再爬升1400m到奥穂高岳(^.^)跨过横尾大桥,开始是沿着河谷前进的平缓林道⋯过了本谷桥之后,就是缓缓的雪坡。首席沿路教导我们如何判断雪崩地形的知识与常识,也提醒我们经过前穂高岳的屏风岩要快速通过避免落石(嗯⋯当时我们正站在屏风岩正下方~~认真的听课)(^.^)再来就不轻鬆了,雪坡直上,只有更陡没有最陡!到了日本最美的红叶圈谷涸沢,没有看到红叶,只有宽广无尽的雪坡⋯雪坡⋯雪坡⋯。沿途没有标竿,只能靠自己的判断开路前进。首席踢出一个个雪阶,我们在后面跟着,走起来轻鬆很多。但毒辣的阳光把雪地晒得鬆鬆的,一踩就陷下去,爬升很辛苦的同时,还要一直拔萝蔔~~唉~~偶尔还有北穂高岳方向而来小规模的雪崩,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大家都吓得不敢说话~~奋斗了6小时,终于到穂高岳山庄!一行人兴奋的击掌欢呼!看着日本山友背着板爬上山庄,滑野雪下山的帅气景象,真令人羡慕啊!山庄人员放进木炭,大家围绕着火炉暖暖身。来杯热茶、看看书、与山友闲聊、静静欣赏笠岳的优美山形与落日余晖⋯在3000公尺、室外气温0度左右的高山上,可以如此惬意地享受午后时光~~在日本爬山就是这么舒服!阳光恣意挥洒的早晨,心情雀跃整装待发。几位日本山友摸早黑从涸沢出发,已经抵达山庄外休息整备,等待最后的登顶。我们跟在日本山友后面行进,既没有攀登速度的压力,也可以观察他们如何规划路线及通过困难地形。山庄出发没多久,会让首席变脸的冰雪岩又来了!经过枪岳的磨练,感觉顺畅多了⋯两段垂直的铁梯之后,迎面而来的大雪壁让大家瞬间凝结~~(^^) 昨天从山庄向上望,这个雪壁没有这么陡啊!(到了现场目测,将近60-70度)(^^) 看起来应该踏点清楚的雪壁,在清晨-5度的低温中,变成整片硬梆梆的冰!(^^) 光滑又暴露感极大,没有铁链铁梯~~只有手中冰斧的鹤嘴先砍入冰中支撑,再将冰爪的前齿踢进冰中,缓慢地向上移动!(^^) 首席说:这个动作很费小腿的力,踢到后来小腿可能会抽筋!而且到山顶之前有2、3处雪壁⋯只有更陡、更陡、更陡!我们本能性的往旁边的岩块看去,首席告诉大家,没有爬岩的选择,因为那里更难更不可行。只有自己努力克服难关踢雪壁上山顶!大家静默不语,看着日本山友一个个轻鬆优雅地上攀,感觉好像也没那么难。等到自己开始了⋯怎么这么费力呀⋯冰好硬,冰斧好难砍哦⋯踢半天的腿,也好难踢进冰⋯每做一个动作就喘得不得了⋯全身紧绷⋯手都冻得僵硬不听使唤⋯应该要优雅轻鬆的动作,到了自己身上变得超级笨拙⋯⋯唉⋯⋯大伙儿前进了十几公尺,首席的变脸秀到了最精彩的高潮阶段!找了一个可以横渡休息的地方,把大家集合沟通了之后,就撤退了!虽知自己能力不足,心情上还是不免失落,我们爬到另一边涸沢岳顶上弥补一些小小的遗憾。和煦的阳光散下,无风的山顶展望极好⋯远方的常念岳安静地遥遥对望、枪穂连峰壮阔险恶的稜线,覆盖着冰雪更显威严!看着奥穂高岳沿路的雪壁上,有人爬得帅气、也有进退不得而撤退的山友⋯⋯心里的感觉很複杂⋯跟夏季行山不太一样,不是凭着意志力慢慢走就可以走到山顶。每年的雪况和路径状况都不太相同,困难路段上,原本设立的铁链铁梯都被冰雪覆盖形成大雪坡,攀爬时需要更多的体力、技巧和经验来克服难关。而且,在台湾省这个没什么雪的地方⋯⋯不太有机会练习~~太阳愈发毒辣,下山道的雪被晒得更鬆,每一步都是拔不完的萝蔔!首席看我们沉闷不已,乾脆带我们来玩个雪上溜滑梯!狠狠的坐在雪地上往下滑,俯冲的快感和快乐的尖叫声、冰冰的雪和凉快的风~~好好玩啊!早上的闷情绪全部都发洩了!这趟行程收穫满满,好好複习了雪地步伐⋯面对陡坡也比较不惧怕⋯比赤岳更丰富刺激的冰雪岩让我大开眼界⋯山顶上如此美好的无尽展望⋯❤️感谢上天赐予的好天气!❤️感谢首席星雯耐心且专业的带领及照顾,尽全力让大家平安上下山。❤️感谢伙伴康康和赏刃大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