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的最后,也许那个时候的年轻人也有新鲜的衣服和愤怒的马刀在江湖上畅饮。

以下文章是江湖上写的:“继发性疾病杂文”。就在那一年,年轻人踏上了江湖,从第一轮就走出了江湖:第一轮《二次病魔篇》的作者就是某个人的叔叔。简而言之,这是一个短篇故事。这个年轻人以前的中学(也称为“中学”)在另一边。匆忙出城的三人正在彻夜赶路。

“大哥,我们不会被发现吗?”其中一个问道。

“不,如果我们的身份被发现,我们就没有离开这座城市的生活。

”“那这一次有一个深不可测的老人,这个动作…”“哦,别担心,江湖人很少干预战场,即使他真的来了…”,老大舔了舔嘴唇叫道,“你知道战场上没有一万人的敌人。

”说完,三个人又开始沉默了,带着他的心上路了。

他们三个实际上是野蛮人侦察兵,假扮成天门上的城市间谍。

虽然天门关以陡峭闻名,但只要是检查站,总有一天会被打破。柳州大帐篷里的王子们将在与可汗讨论后得出结论。

中原人对地形的优势过于自信。虽然天门关危险的地形易防守难进攻,但也正因为如此,天门关的驻军一直是最少的。只要指挥得当,奇兵在天上,如果他们在首都不响应时赢得天门关,天门关将成为他们向南进军的坚固屏障。

北方野蛮男孩没有软蛋。他们渴望南方的富饶土地已经太久了。

北野蛮人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 Jones)已经到达,天门关为数不多的可怜侦察兵已经被北野蛮人军队的上级悄悄地一个接一个地撤出。

……一夜之后,军队施压,乌云压城摧毁。

也许野蛮人觉得没有必要再隐藏他们的行踪,今天派出的侦察兵带回了野蛮人军队的消息。

“根据他们的行进速度,他们今天下午大概可以到达!”,侦察兵半跪在守将面前报告。

“数,数那个!”,守将咆哮道,他是大唐首都太守的儿子,是一个军事至上的王朝,他父亲的女儿给他买了边境上最“安全”的位置,这样他就可以得到军队。

“关于…两周?”” .. “,守将陷入了沉默,其他检查站基本上都是2k人左右,而且他们只有不到1000人,这一千人还不知道有多少是没有战斗的贵族男子,这场战斗,根本就没有打。

他突然站了起来,“你去点燃狼,我去请求支援。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这个……”,就连跪在地上的侦察兵也没有反应过来。守将已经带走了他的马。

……这个消息在市里传开了,首先是那群贵族子弟逃跑了,但是没有人认真对待,谁让这群家伙已经一整天都不安宁了。

但后来出城的商队逃回了城里,城里的人讲述了他们的故事,迅速收拾好自己的财物,逃到了中原。

现在整个天门关都被炸了,整条街都挤满了推推搡搡的人。然而,这次没有小贩。只有大批难民逃离。这次没有穿着新衣服、骑着愤怒的马的显贵。只有商人用马车拉起他们的东西冲出了城市。

甚至一些平时到处投掷重物的防御者也摘下头盔,与逃离天门关口的人们混在一起。

匆匆走在街中央,一眼就发现,站在拥挤人群中不知所措的李蒙文。

他挤过人群,抓住李蒙文的胳膊,把她拉进他的怀里。

“你没事吧?”,他焦虑地问道。

李蒙文转过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中间的孩子,脸颊上有两行湿润的泪水。

“我爸爸…他要守卫这座城市……”“他妈的笨蛋”×”余二子忍不住破口大骂,抱着李蒙文去了酒吧。

逆行的人群根本不影响第二个孩子的速度。第二个孩子现在只想和李蒙文一起把李姣拖到中原。他在中原有两个兄弟,这也是一个值得去的地方。

最后来到酒馆,在那里空除了李姣和他的妻子陈没有别人。李姣有一个妻子,一个他第一次来到边境时遇到的女人。

这个女人的一切都是个谜,但李姣并不介意,甚至忽略了她的第二个孩子的强烈反对,所以她变得和她很亲近,生下了李蒙文。

这个女人的一切都是个谜,甚至她的名字,她只是叫自己陈。

这时,陈家哭泣的梨花带来了雨水,把李姣的裙子拖死了。

“不许走,你走了我们母女怎么办…”“…不是我不想走,前天我就参了军,我不能走。“不要离开,如果你离开我们的母亲和女儿我们会怎么办……””…不是我不想离开,我前天参军了,我不能离开。

”“狗官都屁滚尿流逃了,你们这群卒子有什么用?!”李姣苦笑了一下。”如果我们都逃走了,谁会给你争取时间……”我不在乎!“陈丽原来是个美丽的女人,哭泣的梨花给每个人的心带来了雨水。如果是一个普通人,恐怕他会丢下他的“虎皮”逃命。

但是李肖璨没有,因为他是他的丈夫,而且他们也没少听说过住在边境大门的野蛮人。

他知道野蛮人的马跑得很快,他知道野蛮人杀人就像中原人割麦子一样,一刀就是一条命,他也知道野蛮人烧杀抢掠一切邪恶。

所以他不能走,他必须留下来,因为只有有人留下来守卫这座城市,才有可能让逃离这座城市的人活下来,毕竟人能跑得比野蛮人的马还快。

此外…即使他逃走了,他能去哪里?但是有了陈的外表,没有他就更容易找到一个贵族,过上奢华的生活。

“李姣!”,一个声音突然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僵局。

余二推门放下李蒙文,走上楼梯,抓住他的衣领说,“别tm婆婆,快点跟我来。我在中原有个地方可以去。

”李姣听了眼睛一亮,看着李蒙文追着,蹲下身子问道,“丫丫的,像你这个大爷?”“是的,为什么?”,李蒙文扭头疑惑地看着父亲,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问他这个问题。

“你在大爷之后就是你米歇尔·普拉蒂尼,明白吗?

”,李姣说道。

“不!”李蒙文喊道,她很小,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很傻,或者她比她的许多同龄人更令人兴奋。

“我不想要俞叔叔,我只想要爸爸!”,刚刚平静的眼睛开始涌出泪水,泪水一个接一个地沿着她圆圆的、晶莹剔透的小脸流下。

但是李姣没有搭理她,而是站起身来,严肃地看着第二个“大哥,我的妻子和女儿,请。

”中间的孩子沉默了,看着站在那里哭泣的李蒙文和小陈低声啜泣。

他突然觉得几十年来他过得太轻松了。大哥死后,他对江湖失去了兴趣,选择了复仇,然后退休了。他似乎失去了太多的关心。

他带着复杂的表情抬头看着李姣。他知道如果这个人做了决定,他可能无法改变。“你确定吗?”“当然!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李姣想也不想回答。

“我不去!”,突然,陈旭也说道,“李姣,我说这里,你不走我不走,你死我死,你生了我!”然后,她伏在李姣的耳边,轻声说道,“我其实应该叫陈玄默,但将来,我只是你的陈姓。

”“你这是…为什么…”,李姣扭曲着脸诉说着他的痛苦。

陈阳转过身,向第二人鞠了一躬,“我陈阳人在中原有仇,回来已经死了,李蒙文…请大哥你。

”中间的孩子继续沉默着,他看着这对夫妇,突然回忆起许多往事,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李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在他面前那样哭泣,他告诉他生活不容易,他向他哭诉自己的生存困难。

这个小家伙的生活对刚刚从江湖上退下来的余的第二个孩子来说是很新鲜的,所以他拿出一大笔钱,不加理会地借给了他。事实上,他不想让他偿还。

然而,他仍然在公共汽车上。他一离开房子,就看见他站在房子前面。那是冬天。雪在他身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但它掩盖不了他激动的脸。他递给他手里拿着银子的布袋,称他为大哥。

他并不缺钱,但这个哥哥已经温暖了他的心。

他记得当陈石和李姣告诉第二个孩子他要和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结婚时,他们阻止他的努力没有成功。

他还记得,李蒙文这辈子,他觉得自己可以死,但李蒙文不行。

突然间,他明白了很多事情,明白了为什么李小甘愿意死,明白了为什么陈的生死相依为命,也明白了他的大哥…有一种情绪很久没见了。他的身体里重新燃起了某种东西,某种东西跃入了他的胸膛,某种东西促使他采取行动,一瞬间,他似乎又回到了20年前…他说,“我不会去……”他说,“没有人会死,我仍然会守住这座城市。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已经空在街上荡来荡去,他只是走在回来的路上。

你怎么了?他不是一开始就决定不干涉这些事情吗,但是有那么一会儿,他觉得自己仍然与这个世界有联系。因为这种联系,李晓燕愿意死,所以陈旭也愿意一起生与死。

回到家,他打开床,从床下拿出一根又长又黑又重的长枪,闪着幽冷的光。

“老伙计……”,他伸出手去擦去上面的灰尘,体验着久违的沉重。

然后他把它背在背上,就像他拿着枪消灭政府一样。

他走出房子,这一刻,他变了,他不是第二个老人了,他眉头紧蹙,那天晚上屠四年轻郎,回来了。

他刚走出门,就愣住了。

一个穿着考究的小胖子困惑地站在街上,不知所措。

他认出了他。他就是比赛开始时被其他人甩在后面的那个小胖子。

“你为什么不去?”他问道。

听到他的声音,小胖子转过身问,“我怎么才能到星门塔?”俞敏洪的第二个孩子停顿了一下,“你不会逃跑吗?”“别跑!”小胖子坚定地回答,但是他颤抖的双腿出卖了他。

“为什么?”,在第二次笑了。

小胖子深深松了一口气,“大唐士兵宁死不屈!”“我们一起去吧,”余二子突然笑了起来。我没想到最后会见到这么有趣的人。

“对了,是吗…?你父亲呢?”高翔想了想,问道。

“我的父亲,镇上的将军,是下一个幸运儿和长寿者。

“卢秋儿,你也将成为将军……”一大一小,就像平时一样,一步一步走向大门。

当他们到达城门时,余二惊讶于这么多人来守卫这座城市。

然而,这不是他关心的问题。他发现李蒙文在人群中哭泣。

“老鼠丫丫”,他把她拉到自己身边,递给他一个碗,装满了他随身带的酒壶。“好好结束吧,等我回来,我可以直接喝一杯……”李蒙文含糊地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吃完了碗。

说完这些话,余老二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几次跳出了城市,坚定地站在大门前。

“他……”旁边有人想问什么。

“我一定会回来的!”李蒙文坚定地说:“俞叔叔太棒了!”然而,她手里的碗剧烈地颤抖着,眼泪不停地淌出来。

在城墙上,那些平时看不见、看不见的人,年轻的、年老的、紧张的、害怕的甚至哭泣的,基本上生活在天门关的人,来了。

他们甚至没有任何像样的武器,有的甚至双腿发抖,据说在将军门下的那个小胖子白皙嫩嫩的脸上的汗水一个接一个地滚了下来…但是他们都没有退缩。

他们不同于那些逃跑的商人,那些逃跑的贵族,那些失踪的士兵。他们没有逃跑的目标,在中原也没有家人。

对他们来说,天门关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的亲戚,是他们留在边境的一切。

俞敏洪的眼睛从一张脸跳到另一张脸,里面有许多熟悉的面孔,比如李姣,他傻傻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拿着一把长刀。还有几个新面孔,比如不愿意和朋友家人一起逃离的小胖子…那个在城里等她的小女孩…宇成看着第二个孩子,心想,他突然似乎明白了大哥直到死了才逃走的原因…心中闪过一丝悸动,忽然觉得自己没有退出江湖。他有两个兄弟,他们在他不认识的中原地区茁壮成长…他有想保护的人。不让人们担心的小老鼠李·蒙文似乎对女人没有兴趣,但也有陨石长枪陪伴了他几十年…手中握着长枪,心还在哪里,不是江湖?他转过身,拔出了长长的陨石枪。黑色的枪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沉重的枪身似乎告诉我们回到杀戮场的兴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